自己做彩票网站吗|最大的彩票网站
廣告合作聯系QQ:897358818  |    |  客服中心  |  網站導航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新聞 » 國內動態 » 正文

黃河義務撈尸人-只為了讓死者有個歸屬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4-08-18  瀏覽次數:1248
核心提示:黃河九曲穿鄭州而過,平原大地得以滋潤富足,她是我們的母親河。然而,每年總有些時間,因為采砂伐木對河床的破壞,因為酒后游溺
 黃河九曲穿鄭州而過,平原大地得以滋潤富足,她是我們的母親河。然而,每年總有些時間,因為采砂伐木對河床的破壞,因為酒后游溺對生命的忽視,風高浪急的黃河會耍起脾氣,吞噬鮮活的生命。
 
在黃河岸邊,有一群捕魚人,他們泡著黃河水長大。對黃河的敬畏和感恩使他們凝聚在一起,為那些因黃河逝去的生命送上塵世歸鄉路。他們是中牟黃河大堤旁的義務救援隊,隊伍有一個響亮的名字——厲風。
QQ圖片20140818164938
QQ圖片20140818165322
QQ圖片20140818165339
QQ圖片20140818165357
QQ圖片20140818165412
QQ圖片20140818165429
QQ圖片20140818165453


 
【挾尸要價VS免費打撈】
 
今年40多歲的王喜軍是隊伍的核心人物,他是隊伍的創建者組織者,也是每次行動的指揮員。上身著一身干凈T恤的他,下身的褲子和鞋仍像是剛從泥地里出來一般。
 
“我就是今天接受你們采訪才換的這衣服,你們沒見我平時穿啥衣裳!”
 
這個隊伍在2012年成立,起初只有王喜軍一人,如今卻發展到五六十人,隊員們都是自發加入。這里年紀最大有70歲的老者,憑對黃河水性多年的了解做技術指導,年紀最小有22歲的少年,赤著足底隨時準備下河摸人,還有四名女性,負責檔案記錄和后勤整理。這群隊員,除了平時回家種地勞作,經常聚集在黃河大堤旁的營地里,隨時準備待命。
 
就在幾天前,黃河下游發生了一起祖孫三代同時溺水的事件。爺爺奮力將兒孫救起,自己卻沉底溺亡。家屬聞訊趕到,情急不已,他們不知道該找誰打撈,報警之外,只有求助當地岸邊的飯店老板。
 
而這個打撈者卻開出了一筆不菲的打撈費用:7000元,包含2條船和人工費,打撈半天時間。人命關天,家屬自然應聲允諾,由于天黑,雙方約定第二天一早出發。可沒有想到的是,他們花高價請來的打撈者既沒有設備,也不懂技術。船是臨時租來,遲到了半小時出發,搜救到一半船卻沒油……最寶貴的打撈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逝去,人卻沒有著落。
 
三名家屬心急如焚,口角不可避免的產生。情急之下,他們打聽到黃河邊有一支隊伍免費打撈,義務救援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 
聯系上王喜軍后,他們和隊員一起,連續搜救6天6夜的時間,終于在落水點附近將逝去的爺爺找到。
 
逝者的兄長說起當時的情形,不禁流淚:“他救了孩子,自己卻沒了……隊員們苦啊,大太陽曬得人脫皮,他們就這么光著肩膀,飯也顧不上吃,為了節省時間,就是一口饃就著咸菜。我們拉他們去飯店,說兄弟辛苦這么多天也該犒勞一下,隊長卻怎么也不肯。后來塞給他們錢,隊長說啥也不要。6天時間,真是生生挺過來的。”
 
王喜軍則直言不諱的特意交代:“不用報道我們咋救人,就報道報道那些隨意訛錢的,我當初就是看不慣他們才成立的這個隊伍。”
 
厲風救援隊目前擁有20多條沖鋒舟,每次出動的油費都是隊伍自己承擔,不夠的話隊員甚至自己倒貼。幾十名漁民除了自己種地的收入,將打漁的收入都匯總在一起,作為隊伍的共同經費。去年,10萬元的收入,光幾只船的油費和維護就花掉8萬,剩下的2萬元錢,平攤到每個人頭上,只有幾百塊。就是這樣的情形,這個隊伍的成員卻仍在不斷增加。
 
【隊員們有家財萬貫 也有目不識丁】
 
樸實的漁民組建了這支救援隊,他們當中,最高的學歷只是上到初一,有些人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。
 
“家屬感謝給我們題了一幅字,掛在我屋里,我們隊員里卻沒有一個人能把它認下來。”隊長苦笑道:“可他們都有一顆善心。”
 
為了應急突發情況,每天晚上,黃河大堤上的營地里都會有2—3名隊員值通宵班。鐵皮屋里一張床,另一張床則擺在戶外的沙土地上。蚊蟲肆虐,隊長給這張床掛起了蚊帳。“到了晚上,外邊比屋里涼快多了,住著得勁。”
 
就是這樣的環境,每月的電費要花上千把塊,起初沒有自來水,一位軍醫了解到他們的情況后,捐建出一座小型的供水塔。成型的廁所當然更加不存在,好在男性居多的成員早就習慣“以天為蓋地為廬”的生活。
 
“要加入我們,首先要有良好的水性,這是必備條件。其次不能把錢看的太重。”隊長說,這個不大的隊伍里不乏因拆遷分地而賺得豐厚賠償的千萬富翁,他們卻和其他人一樣,穿著不顯山不露水,干活時一樣聽從指揮。“他們就圖個心安!”曾經有一支鄭州的救援隊,想把王喜軍的隊伍收入囊中,同時給隊員們撥勞務費,卻遭到了隊員們的一致拒絕。
 
當然,也有離開隊伍的成員。隊長介紹到:“他們以為“不要錢”只是說著好聽,加入后發現干了幾擔活,真的沒錢賺,就退出了。”他開玩笑的計算到:我們今年已經打撈了四五十具尸體,如果真的收錢,一具就按五千的話,大家早就發了財!”。
 
有一次,隊伍打撈幾天,終于救出了一對溺水的雙胞胎。過于悲痛的家屬看見孩子,甚至忘了道謝,就領走了尸體。“我們都理解家屬的心情,那個關頭還有什么比生命重要?啥也不圖!”堅持分文不取3年的隊伍,開支也逐漸增大。隊長屋子里的空調,除了來客人,一般處于關閉狀態。
 
【鐵鉤的傳奇 119都要求援】
 
一次次出動摸排,離不開利器——網兜和鐵鉤。而厲風救援隊的“看家寶”是70多歲的老漁民親手制作的魚鉤,市面上難以買到相似的產品。
 
“這么多年救人全憑經驗看水流,推方位,而這個鉤子是我們的大功臣。”看似輕薄的魚鉤韌力卻極強,不會輕易折斷。兩人拉著兩頭在漁船上拉開摸排,遇到尸體就會掛住。接到報警卻沒有專業設備的110、119甚至都會向他們求援。在2013年,河北邯鄲接到一起報案,打撈無從下手,他們出動6人,跨省支援救人。有時,隊長則在電話里技術分析支援外省的救援。他們的救援范圍,已不僅僅是中牟黃河的一段。近到附近的洛陽等地市,遠則跨省出征。
 
赤腳光身在大太陽下工作,成了許多隊員的“標配”。隊長儼然成了這個家族的“家長”,對這些戰友和兄弟,他止不住說到:“他們都曬得脫皮呀,有時熱的受不住下水泡泡就又立馬上船。有時他們不聽指揮,我也忍不住吵他們,可吵完之后又心疼,多不容易啊!”
 
當然救援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。遇到雜草叢生和復雜的水底,鉤子往往被掛住,難以行進。“這個時候我們也無能為力。這些年來,溺水的啥情況都有,游泳的、坐船的、喝酒的、自殺的,有時我們一天接到四五起電話,可是設備有限,忙也忙不過來。夏天汛期又到,只盼大家多點安全意識,讓悲劇不再發生!”
 
【誰來給我們一個名分】
 
“我們最大的難題不是錢,是證!”隊長王喜軍提到這個問題,不免苦惱:“有時我們出船巡邏,會被水務部門攔下,要求出示船只證明和駕駛證明。可是問了好多次,他們也沒有告訴我們該到哪里去辦理。人命關天,當然不能因一個證件耽誤。但是眼下,我們還是沒有名分的“游擊隊”。
 
最近,王喜軍終于打聽到“船只駕駛證”的辦理途徑,而眼下要面臨的,卻是一個人3000元的考試費,這個費用無疑也是隊伍自己承擔,五六十個人的價格之高可想而知。而關于“船只證”該找哪個部門辦理,隊員們依然一無所知。
 
后記:
 
沒有專業認證,沒有分文酬謝,各憑一腔熱血和老到經驗,這個“快速出擊,凌厲如風”的義務救援隊既是黃河的兒女和守護者,也像是黃河與大地之間的擺渡人,讓無數水中逝者安心回歸塵世家園。他們明白自己的使命,一支輕舟,渡河,渡人,也渡己。


本文由淘儀巴巴轉載自網絡!未經允許禁止轉載!

 
 
[ 新聞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新聞
點擊排行

友情鏈接

在線申請友情鏈接
自己做彩票网站吗